新闻中心NEWS

联系我们CONTACT

选购电话:138 522 17951 公司传真:0514-86164717

企业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江苏扬州市江都区真武
您当前的位置:春雨速闭启闭机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读巢湖往事:我在城南小学二三事!有感

来源:春雨闸门 发布时间:2019-06-13 09:47 浏览:
  读巢湖往事:我在城南小学二三事!有感:时光已经远去,而是已经不再,我们慢慢变老,心中纪念我们美好的回忆,小时候的小学的教室、老师、同伴的她,有过好感的姑娘,你们过得还好吗?我们慢慢长大,腿除了青涩,迎来来我们美好的他,看着他慢慢的长大,也多希望他不要长大,像多给一些关系更温暖给他,让他有一个近乎没有遗憾的童年。旧时候的老电影,五月一号的大会堂,淳朴的80后,你们过的还好么。
  
  我不想写的太多,虽然这都是规律,虽然这是生生之道,是破破茧重叠,但是还是忘不了美好的童年,虽然没有爸妈的一直陪伴,但是有爷爷奶奶的呵护与关心。这就是基本上80的的童年。
  
  原文:
  
  每每看到老电影“城南旧事”的标题,我会不走自主地想到自己就读的小学。或许因为它的名字也包含了“城南”二字吧。小学的时光记录了一个人童年时代五颜六色的回忆。如果把这种记忆比作一件物品,就好像是孩子收到的生日礼物,一个会唱歌的八音盒。去年春节,同学开车载着我回到了小学门口,校址已经换到新地点,熟悉的面孔也找不到,可是有趣的回忆却倏然冲出了止水闸门。
  
  初次登台
  
  小时候的我,比较害羞,不太爱讲话,是那种见到生人,就容易挨着家长低头坐下来想心思的小孩。万万没想到的是,入读二年级时,新换的班主任却安排我和另外一个小胖子一道在教师节班级晚会上给大家讲一个相声。说是相声,其实也就是围绕“我爱我的老师”的一次抒情性极强的对话罢了。好歹剧本也有——老师指定的一篇杂志上的长文。看到文章,我小手一翻,估摸着得有四五页。令我烦恼的并不是登台,正是记下这杂志上长长的台词。当时拿着老师给的崭新的杂志,我觉得似乎有千斤重;翻书页那擦擦的声音,听的我心里直毛躁。对于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件任务,我是一头的汗。唯一还好的,就是我的搭档小伙伴挺活泼、挺淡定,这个喉咙上长了绿豆般大小黝黑痦子的胖娃,让我轻松了一点。
  
  接到任务到正式演出大概十天左右,从那天开始,每天早晨我和搭档就得到了一个“特权”,可以单独在教室外排练自己的节目。因为晨读通常会安排在早上七八点之间,这一个小时往往会要求同学们朗读自己学过的课文。我谈不上喜欢读课文,常常就摇头摆尾地跟着同学们在哼哼,有的时候在大家朗朗的读书声里,自己瞎吼几句自己喜欢的古文诗词。这一次可以不用晨读,单独排练,我还是有点兴奋的。
  
  我们站的小院子,右边是教学楼的一堵高墙,左边是一座矮矮的墙,两墙中间是阶梯。我们先坐在阶梯上读一遍剧本,准备得差不多就站在庭院里,热情澎湃地开始表演。还记得我俩的情绪都很到位,手臂高举,眼神明亮,额头朝上高高面向假想的观众席,格外有喜剧感。不过不停的忘词最让我们头疼。每当有老师投来关注的目光,或者有隔壁班的同学路过时,我们总是格外精神,好像自己是在为春晚做后台准备的演员一样光荣,格外起劲起来,声音也不禁大了点。
  
  正式的演出场面,我却已经记忆模糊。但我仍然记得,面对全班五六十位观众,加上班主任和各科任课老师, 整个表演过程我像是打开了自己的表演通道一般,似乎自己站在一个只有我的白灯下面,娴熟地利用我的言语、动作和表情进行“说学逗唱”。好像这一刻,我就是一个小相声艺术家。说起来也怪,这件首次登台的小事,似乎让我后来越来越享受登台演讲或者表演的紧张感。
  
  小小风波
  
  步入高年级的我,成绩还挺好的,常是班级的第一名。人又听话,学习不错,又爱参加班级各类活动,老师很喜欢,于是就让我担任班长。那时候,做班长只是一件很纯粹很简单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很了不起的感觉。当然,我心里面美滋滋,因为一定是老师的首肯,才会让我去做班长嘛。小小的心灵里,此刻装满了一种淡淡的虚荣感。可是有一件事,差点让我丢了老师对自己的信任感。班里面有位同学,个子不高,成绩也不好,还有点邋遢,于是大家多少对他有点嫌弃。我也不例外。于是风波就发生在了一次课间。
  
  当时我们刚完成晨读,按惯例需要参加广播体操的锻炼。当大家排队从自己的座位,一个一个犹如小鱼儿流出溪口般小步跑向操场的时候,我发现那位同学慢慢吞吞地挡在我的面前。伸头望去,只见她不但衣服没穿好,而且整个人脸也不太干净,慢慢悠悠地移步走着。我只想着快点走到操场,于是不假思索,踢了一下该同学的鞋,意思催他快走。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被人扭住了耳朵,原来是班主任。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她就这么提着我的耳朵,带到了办公室。进了门,所有的老师都抬头诧异的看着我,班主任徐徐走到她的座位,严肃地盯着我:“你搞什么东西,踢人家做咩唔?”听到老师这句质问,我从耳朵根子红到了脖子,一直以来听惯了老师的表扬和夸奖的我,终于体会到了调皮捣蛋的同学被老师训斥的惭愧。当我支支吾吾,呜呜咽咽地讲出原因后,记得老师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不尊重别人,如何让别人尊重你呢?”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一刻特别惭愧,特别后悔,我不愿离开办公室,希望老师可以多批评我一会儿……
  
  我想也许是这件小事,这第一次的公开批评,让我逐渐产生了一种自我反省的能力。
  
  发表短文
  
  小时候,我文笔还好,与自己爱读书,读书广也许有点关系。刚读小学不久,就收到长辈寄来的一套少年儿童百科全书,自己也常常会去新华书店买各种文学书籍去看。我和几个小伙伴也常约着,每周去牡丹路新华书店斜对面一家书店借书。在班里,我也是班级图书馆的管理员,是将近一百本书籍的负责人呢。正是这种自觉的“文学熏陶”,所以在学校的习作比赛里也常常摘得名次,可惜的是自己从来都是“二等奖”。虽然我也十分满足自己的表现,但也经常幻想奖状上硕大的“二”字可以变成简简单单的“一”。小升初,课业相比现在的孩子们不算重,不过要完成的各种学习复习任务也不少。就在周末时间,我常常自己在家里翻出一些信封,塞上自己的课堂练笔,自己跑去东风路的邮箱,把一封又一封的文章寄给各大杂志报刊。那时候的我,似乎就像是现在等候在电影学院的艺考生一样,每天盼望着能够有主编可以发掘我的“才华”,相中我的文笔。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我就收到好几封杂志的回信,都是夸赞我的文笔不错,可以给我发他们杂志的小记者证,但是需要收一笔入门费。当我满腹狐疑地把信件交给班主任看时,她眯着眼仔细瞧了瞧,退给我,“还是再继续投吧。”心怀不甘的我,只能默默捏着皱巴巴的信封回到自己的座位,悄悄收起了它们。
  
  有一次语文考试,我的写作获得挺高的的分数,自我感觉不错,便一个人悄悄地把它重新修改好。那时候,并不是家家户户都购置了电脑,于是我一个人溜达到爸爸的办公室,一个下午就将打字、修改、格式调整、打印全部完成。看到喷墨打印机吐出我的小短文,那清晰工整的字体让我产生了一丝说不出的舒服感。我再次将这篇文章装进信封,让我的出版梦随着黄色的信封飘向了世界。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收到了一封回信。当我摸到厚厚的信封时,我记得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停,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本正规出版的作文书,以及我的稿费50元整。我翻来覆去看着作文书中自己的那几页,睁大眼睛盯着自己印成铅字的文章,还有目录中我的姓名,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现在回想起来,那也不过是一本普通的少儿习作选读本,自己不过创作了一篇看起来十分可笑幼稚的校园故事。然而, 这次发表成功就像我头次登台一样,给我莫大的鼓舞,让我对于阅读、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写到这里,我还真得感谢当时的主编,儿童文学作者伍美珍女士。……时隔多年回到变更了地址的母校,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同学发动汽车带着我离开,看着这所崭新的校园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后视镜里慢慢地变得模糊,我对童年的回忆越发清晰起来。


本文来自:www.sohu.com/a/308192432_100035333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
Copyright © 2002-2019 春雨速闭闸门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扬州市江都区真武工业园区 | 网站地图